姬鹏 名博

媒体人,专栏作家。
博主:姬二叔
娱乐国际平台送彩金分类
日志存档

“城市线级排名”怎成焦虑漏斗?

我们所处的时代,城市越来越多,物欲越来强,身体还是肉做的,可节奏早已马不停蹄。城市一环套一环,人流一波又一波,资源缓增,欲望激增。每个人都想要最好的生活,可最的好生活却总被规划在未来的“某年某月某天”。说的好听是“梦想在发酵”,讲的难听就是“绝望在死磕”。

 

每一年发布《中国城市商业魅力排行榜》的时候,都会发现一些后劲儿很足的城市的在崛起。按照评估的五大指标:商业资源集聚度、城市枢纽性、城市人活跃度、生活方式多样性和未来可塑性各自占有的评估比重来看。商业资源集聚度依旧最高,占到评估比重的0.25,也就是人们常说的“发展水平”。

 

按照最新的提法,“新一线城市”补位进来不少。实际上,也存在“新二线”、“新三线”、“新四线”、“新五线”城市的补位情况,只不过作为“一线城市”较为凸显,就会被单列出来。从具体的城市发展来看,城市化的进程会越来越快,“巨无霸”城市会越来越多,这些都是靠政策难以短期内改变的事情。

 

按照最新的城市线级排名评估结果,“超一线”城市由“北上广深”变为“上北深广”。就排名而言,或许作为普通市民几乎感觉不到太大的变化。因为作为宏观的数据分析,对于单一微小变量几乎不构成具体的影响。所谓的变化,也只是“城市感觉”上的变化。坦白讲,作为普通市民,在一线城市生活,感觉到的焦虑基本上无差别。房价、生活成本,工作、攀升机会基本上没什么太大的差异。

 

讲的更直接一些,“城市线级”越高,“房价”就越高,这几乎是一种生活共识。我们可触及到的变化中,“城市线级”要想攀升,除却有大的企业进驻,经济结构丰富多元,交通网络的完善之外,房价的涨停,就是最直接的一种反馈。

 

甚至从焦虑的核心出发,房子的焦虑比重最大。因为从生活的综合成本来看,如若除去居住成本,实际上一线城市、二线城市、三线城市的物价水平基本上可以持平。甚至,在一些县城里,都会感觉物价也并不低廉,“吃顿饭”比“线级城市”便宜不了太多。

 

所以,就“城市线级排名”而言,实际上最明显的感受,将是房价肯定会随之而变。而房价的变动,自然就会牵动人们的焦虑情绪,这就使得“城市线级排名”很自然的成为“焦虑漏斗”,按“级别排名”,按“级别焦虑”。

 

现在一些“三线城市”也开始建设地铁,从便民角度上讲这是好事情。可地铁的落成,同时也是将房价拉高的一股能量。这种话术不仅来自那些房地产销售人员的嘴里。甚至,作为普通市民都深谙其因。而他(她)们都很自信的认为,就目前的发展节奏,短期内房价不会掉下来。

 

坦白讲,房价掉不下来,似乎焦虑就会继续攀升,这是很显然的事情。我们时常会在私人聚会中,听到一些人讲到自己的房子,强调自己所在地段又涨价。同时,也庆幸自己买的早,要是晚买几年,攒钱的速度都赶不上涨价的速度,这几乎成为一种谈资的核心料理。

 

如果你去房产交易中心办理业务,你会发现人真多,人流密集不输菜市场。有首次买房的,也有卖二手房的,甚至,有老人打算遗产提前转让的,那些神情之间有欣喜,更有焦躁不安。是的,“城市线级”每年都在刷新,有房子的人庆幸自己的提前入手,对于自己所在城市的线级排名而言,当然是越高越好,起码自己的房子“升值”了。

 

而那些还没有买到房子的人,并且“必须”买房子的人,自然是越来越躁狂,他(她)们一边愤怒房价攀升,一边焦躁城市对他(她)们好像越来越不友好。大城市的环数越来越多,无形的墙也越来越高,留下的人也不是高枕无忧,但留不住的人终将焦虑满腔。

 

于此,对于逃离还是固守“大城市”而言,几乎成为一种习惯性情绪流。社交媒体上会间歇性发作,影视剧里也会悄然融入。可说到底,这些方式都是出口,而不是建设。就像在一线城市漂泊的朋友问我,该不该留在大城市里。实际上这是个“伪命题”,因为从来没有“该不该”,只有选择的可能。

 

至于,选择的过程是被动的还是主动的,这取决与个人的情况。就如买房子这件事情,很私人化。如果经济条件允许买来自己住,这确实无可厚非。如果经济条件不允许,讲什么也无济于事。很多事情就是选择,而焦虑的原因往往是因为选择的无力感。

 

所以,从公共情绪上来讲,“城市线级排名”依旧是一种情绪疏散的出口。它让人们知道自己所处的城市在什么段位,自己的能力到底能不能在所处的城市活得好,而从这个意义上讲,它为很多人提供一种判断的依据,因为总有人不死心,总有人需要框架约束,而这种“城市线级排名”就如一个漏斗,将焦虑的基质清晰的过滤出来给人们看,以此达到心知肚明,无怨无悔。

 

原创文章,谢绝转载,首发微信公众号:qingnianxuejia。

分类:未分类 | 评论:0 | 浏览: | 收藏 | 给TA打赏
网友评论:
验证码Ctrl+Enter发表
博聚网