诗词境界的一观一看之际

诗词境界的一观一看之际

 

笔者以为中国文字语意学中,最有意思的一个意象,就是由一个眼神产生的“看,见,望,观,探,窥,眸,目”等表面上看似简单的肢体语言,基于内心情感的缘故,而衍生出丰富的诗学,美学和哲学上的鉴赏情趣。这独具慧眼的特异功能,在中国诗词中屡屡可见,历历可数。其中还外延到视野与眼界的差异,前者是指眼睛看到的范围。而后者则是目光所涉及的范围,借指知识、见闻的广度观察或认识的领域。

 

(一)陶渊明与杜甫的:望与见之间

 

笔者曾写了一篇《诗词意境的一望一见之间》。这望与见,最为人传颂的是陶渊明的‘采菊东篱下,悠然望南山’,到了苏东坡的手上,竟变成’悠然见南山‘,这‘一望一见’之间,成就了一段千古奇谈。文友草桥关点评精辟到点上,他说“苏东坡对望、见的理解是禅学的,而陶诗属性是玄学的。苏东坡注重的是悠然见采菊之忘情,但陶诗的落脚处却是得自然之意的忘言”。

 

浅见以为“望”字比“见”字,所表达的情感好像更为丰富一点,有句俗话不是常说:思念总在分手后,又比如望穿秋水。(宋)李觏有诗云:“人言落日是天涯,望极天涯不见家。已恨碧山相阻隔,碧山还被暮云遮!”这望与见,显然差别在于心境。至于“见”,譬如唐代张籍的《秋思》“洛阳城里见秋风,欲作家书意万重。复恐匆匆说不尽,行人临发又开封”。又如古诗中的“风吹草低,见牛羊',这”见“是通假字,即“现”,是“显现、显露”出来之意。

 

笔者也以为杜甫的系列诗作中的《望》最具有代表性和特色。他24岁时就写出了《望岳》“岱宗夫如何?齐鲁青未了。造化钟神秀,阴阳割昏晓。荡胸生曾云。决眦入归鸟。会当凌绝顶,一览众山小”。按仇兆鳌的说法:“岱宗”两句是远望,“造化”两句则是近望,“荡胸”两句是细望,而“会当”两句是极望。全诗紧紧抓住“望”字写景,写景中又处处烘托着一个“高”字,从而把泰山的万千景色、高大的气势渲染得纤毫毕现,令人如亲临其境,抒发了作者青年时期的豪情和远大抱负;这首诗也成为历代描写泰山的佳篇被人传颂不绝。杜甫41岁时写了《《春望》“国破山河在,城春草木深。感时花溅泪,恨别鸟惊心。烽火连三月,家书抵万金。白头搔更短,浑欲不胜簪。”全诗一开始就放眼“望”去,俯仰瞻视,视线由近而远,又由远而近,从满城到山河再到花鸟。感情由隐而显,由弱而强,步步推进,在景与情的变化中,仿佛可见诗人由翘首望景逐步地转入低头沉思,自然地过渡到后半部分想望亲人。这首诗反映了诗人热爱国家、眷念家人的美好情操,情景兼具而不游离,感情强烈而不浅露,内容丰富而不芜杂,写得铿然恢弘。到了56岁时杜甫写了《登高》所见又是不同“风急天高猿啸哀,渚清沙白鸟飞回。无边落木萧萧下,不尽长江滚滚来。万里悲秋常作客,百年多病独登台。艰难苦恨繁霜鬓,潦倒新停浊酒杯”。也只有历经人生沧桑才写得出来这样的句子,既是“悲秋”又是“悲国”更是“悲己”,难怪他在《宿府》一诗中自问“永夜角声悲自语,中天月色好谁看?”

 

(二)苏轼与王维的:观与看之际

 

'看'是主观持意,通过关注欣赏的愉悦感观为意识作为前提的行为,是进行状态。而‘观’,可以是进行状态,也可以是一种思绪的回想和映像的重放,这观赏联句带有评价之意。

 

说到这‘观’与‘看‘,不得不提苏东坡的两首诗,都和庐山有关。

 

最著名的一首庐山诗是“横看成岭侧成峰,远近高低各不同。不识庐山真面目,只缘身在此山中”;苏轼于宋神宗元丰七年(1084年)由黄州一而再贬改迁汝州团练副使,途经过九江游庐山时触发逸兴壮思,写下了这首《题西林壁》,前两句描述了庐山不同的形态变化,横看绵延逶迤,崇山峻岭郁郁葱葱连环不绝;侧看则峰峦起伏,奇峰突起,耸入云端;从远处和近处不同的方位看庐山,所看到的山色和气势又不相同。后两句写出了作者深思后的感悟:之所以从不同的方位看庐山,会有不同的印象,原来是因为“身在此山中”。也就是说,只有远离庐山,跳出庐山的遮蔽,才能全面把握庐山的真面貌。诗句别开生面哲理趣味极浓,说人们常被表象迷惑其中而看不到客观事物的真相。前人评论说“出新意于法度之中,寄妙理于豪放之外”特指诗句语浅意深,因物寓理,寄至味于淡泊,借助庐山的形象,用通俗的语言深入浅出地表达出人生哲理。

 

另一首取题《庐山烟雨》也称《观潮》“庐山烟雨浙江潮,未到千般恨不消。到得还来别无事,庐山烟雨浙江潮“。据说这是苏轼结束了长期流放的生活,从一个踌躇满志、一心从政报国的慷慨之士,慢慢变成一个从容面对、参透生活禅机的风烛老人。他在得悉小儿子苏过,将去就任中山府通判,写下了此诗(一道偈子)。诗句描写庐山烟雨和钱塘江潮汐,是那样美丽壮观,令人倾心向往,如果不去观赏一定会遗憾终生。初看时确是烟雨蒙蒙潮汐滔滔,但过后再看,虽然庐山还是照样烟雨蒙蒙,钱塘江潮汐依然宏伟壮观,但那已不是悟道前的景象,显然苏东坡的《观潮》是引申了《五灯会元》,即谓那物相已不是原来的物相了,说明诗人观物悟禅的过程以及禅悟后的空寂旷达心境,而烟雨潮汐的自然现象就成为即悟即真,若有若无的感悟之佛界禅境了。确实,我们作为世俗凡人,总是徘徊在入世与出世之间。

 

个人最喜欢的,还是王维《终南别业》“中岁颇好道,晚家南山陲。兴来每独往,胜事空自知。行到水穷处,坐看云起时。偶然值林叟,谈笑无还期”。通过这一行、一到、一坐、一看的描写,凸显诗人淡逸的天性和超然物外的风采。“坐看云起时”是心情悠闲到极点的表示。云本来就给人以悠闲的感觉,也给人以无心的印象,因此陶潜才有“云无心以出岫”之句(见《归去来辞》)。走到水源尽头去寻流,坐看上升云彩的千变万化,诗句既属自然,又蕴含哲理。这行至水穷,已到尽头,而又看云起,见妙境之无穷,意寓处绝境时不要失望,因为那正是希望的开始;可悟处世事变之无穷,求学之义理亦无穷。有学者认为,若将“坐看”字释为“坐禅”之“坐”,则更切合诗人思想实际和本诗的深层内涵。”王维还有‘白云回望合,青霭入看无’之类句法,都是诗中有画,天然一幅山水画。欧阳修也有”天街小雨润如酥,草色遥看近却无“。

 

明代文学家、书画家陈继儒编辑的《小窗幽记》就收录了一副对联:“宠辱不惊,看庭前花开花落;去留无意,望天空云卷云舒”,作者是明代学者洪应明《菜根谭》,这句话的意思是说,为人做事能视宠辱如花开花落般平常,才能不惊;视职位去留如云卷云舒般变幻,才能无意,或许是王维诗作衍生的创新意境。  

 

相对而言,在一定意义上,唐代杜牧的《山行》“远上寒山石径斜,白云生处有人家。停车坐爱枫林晚,霜叶红于二月花”,与王维的“坐看云起时”颇具异曲同工之妙。

 

诗人一路山行,向高处走,那山路、白云、人家...看似景色迷人,但都没有使诗人动心,直到看到了枫林,惊喜之情难以抑制。为了要停下来欣赏这山林风光,竟然顾不得驱车赶路。为什么呢?因为“霜叶红于二月花”。诗人惊喜地发现在夕晖晚照下,枫叶流丹,层林如染,满山云锦,如烁彩霞,它比江南二月的春花还要火红,诗人通过这一片红色,看到了秋天像春天一样的生命力使秋天的山林,呈现一种热烈的、生机勃勃的景象,一改前人悲秋的俗套。 

 

杜牧除了喜欢看枫,也喜欢“红烛秋光冷画屏,轻罗小扇扑流萤。 阶夜色凉如水,坐看(有作卧看)牵牛织女星”。在秋夜里,精美的银色蜡烛发出微光,给画屏上添了几分清冷之色;宫女手执绫罗小扇,轻轻地扑打飞舞的萤火虫。天阶上的夜色,清凉如水;坐榻仰望星空,只见牵牛星正远远眺望着织女星。我们看了也一样沉醉其中。

 

一样精彩的还有柳宗元的“烟销日出不见人,欸乃一声山水绿。回看天际下中流,岩上无心云相逐”。诗人以淡逸清和的笔墨构画出一幅令人迷醉的山水晨景。但你若知道这首诗是柳宗元因参与永贞革新而被贬永州时而写的,你会惊讶我们看到的不只是诗中的外在景色,更多的是诗人内心的情怀。

 

又譬如李白《独坐敬亭山》“众鸟高飞尽,孤云独去闲。相看两不厌,只有敬亭山”。首两句好像是写眼前看到之景,其实是把独坐敬亭山伤心之感写尽了:鸟都高飞了,就连寥廓的长空的白云也不愿停留飘逝而去,诗句以“动”衬“静”烘托出诗人心灵的孤独和寂寞,这“独坐”出神的形象,也为下联“相看两不厌”作了铺垫。诗句的“高”字亦起着一个拓展空间的作用。相比陈子昂的《登幽州台歌》“前不见古人,后不见来者。念天地之悠悠,独怆然而涕下”衍生浩瀚宇宙千古愁的味道,一样让读者动容。

 

至于气派,当属毛润之的“独立寒秋,湘江北去,橘子洲头。看万山红遍,层林尽染;漫江碧透,百舸争流。鹰击长空,鱼翔浅底,万类霜天竞自由。怅寥廓,问苍茫大地,谁主沉浮?”。词句描写在深秋一个秋高气爽的日子里,作者独自伫立橘子洲头,眺望着湘江碧水缓缓北流。眼前的万千山峰,全都变成了红色,一层层树林好像染过颜色一样,江水清澈澄碧,一艘艘大船乘风破浪,争先恐后。广阔的天空里,鹰在矫健有力飞翔,鱼在清澈的水里轻快地游着,万物都在秋光中争着过自由自在的生活。面对着无边无际的宇宙,(千万种思绪一齐涌上心头),不禁要问:这苍茫大地的盛衰兴废,由谁决定主宰呢?

 

欣赏诗词,读者无需过多纠结于学者的儒佛道解说,而是欣赏一种情趣、一种胸襟、一种具体的人格魅力。这是读诗词的快乐和收获。都在一望一见之间,一观一看之际。

 

完稿于2018年5月10日

 

分类:唐诗宋词专题 | 评论:5 | 浏览: | 收藏 | 给TA打赏
网友评论:
验证码Ctrl+Enter发表
  • 头像
    薛依云2018-05-14 10:22
    谢谢@一心先生 雅赏推荐。
     
    您好!您的文章《诗词境界的一观一看之际》已被推荐至"天涯手机认证送彩金娱乐_文字链(4条)"栏目,感谢您对"天涯手机认证送彩金娱乐_文字链(4条)"栏目的支持!
  • 头像
    5637121162018-05-14 18:44
    有味道
  • 头像
    zhilishu92018-05-15 05:48
    很好的一篇诗学文章。谈到意象、意象、多个意象、意境,好!
    毛主席的《独立寒秋》写景豁人耳目写情沁人心脾,雄浑壮阔,豪迈奔放,他人道不出也!
  • 头像
    薛依云2018-05-15 22:35
    @563712116  谢谢赏读。
  • 头像
    薛依云2018-05-15 22:40
    问好@zhilishu92 谢谢鼓励,顶帖支持,共赏雅趣。
博聚网